宋晓峰自导自演《让我过过瘾》,智盛联合瞄准喜剧赛道|专访出品人张云天

来源:七夕情书网 时间:2021-02-22 09:29:16 责编: 人气:

在蒙眼狂奔6年之后,2020年网络电影迎来了又一次爆发,但也留下了一连串的迷思与问号。究竟行业需要什么样的网络电影,网络电影需要什么样的创新,这是2021年从主管部门到视频平台再到片方都在思考的问题。

1月29日,由宋晓峰、王硕执导,李海兵编剧,宋晓峰、贾冰,蒋诗萌、孟子叶、吴建铮等主演的网络电影《让我过过瘾》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。该片由天津叁个叁文化传媒、北京智盛联合出品,东阳向阳花影视联合出品,天津叁个叁文化传媒发行,向阳花影视联合发行,如娱文化、向阳花影视负责营销推广。

在公版IP、古装玄幻、怪兽片等主流商业题材盛行的大环境下,《让我过过瘾》这种接地气的、贴近现实生活、聚焦小人物和当下时代的现实主义喜剧显得尤为难得。

《让我过过瘾》上线72小时,票房接近600万,抖音加快手话题播放量突破了6亿,抖音电影榜TOP10里《让我过过瘾》是唯一一部上榜的网络电影,其他9部全部为院线贺岁档大片,表现出了强大的观众口碑度和市场影响力。

“在过去的几年来,网络电影的创作者,包括我自己,都太过迎合观众,观众喜欢什么,市场需要什么,大家就一窝蜂扎堆去做,大多数片方都不敢前走迈一步。接下来我想做赶超别人一步的作品,想做有深层次表达的作品。”《让我过过瘾》出品人、智盛联合创始人张云天在接受网视互联(ID:wxs360)采访时表示,“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,从古装玄幻开始向一个网络电影创新的喜剧厂牌迈进。

很明显,在提质减量、脱虚向实的网络电影市场,行业急需寻找出一套更适合的“游戏规则”制定更高的行业标准,为网络电影寻求更多的文化底蕴和附加价值。而《让我过过瘾》无疑做出了很好的示范作用。

宋晓峰自导自演,《让我过过瘾》打造“宋式喜剧”

如果说好的喜剧都是一盘“硬菜”,那么《让我过过瘾》里的喜剧元素可以说相当“扛硬”。《让我过过瘾》以荒诞喜剧的形式展示了东北底层小人物从中年废柴到喜中3000万所经历的大起大落、啼笑皆非的故事。

在影片中,宋晓峰饰演的中年loser,在家被老婆嫌弃,在公司被同事欺负,参加同学会前一秒还在装“李总”,后一秒就被当面拆穿,面子碎了一地,场面极其尴尬。这还不算完,出门发现电动车只剩下一个车轱辘,还被醉汉当成电线杆子尿了一身……但是随着喜中3000万,中年社畜的窝囊人生开始逆袭,更多的喜剧元素纷沓而至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《让我过过瘾》中,宋晓峰不仅是演员,而且是导演。这也是宋晓峰自导自演的第一部电影作品。

张云天透露,《让我过过瘾》是为宋晓峰量身打造的。原本剧本已经写好,但为了跟宋晓峰本身的表演风格相契合,又找来了对宋晓峰非常了解的一位东北籍喜剧编剧李海兵,对剧本进行了推翻式的大改。李海兵是《乡村爱情》(9-14)和《槑头槑脑》的编剧,已经跟宋晓峰有过很长时间的合作。而《让我过过瘾》是李海兵在《乡村爱情》之后写的第一个网络电影项目。

事实上,在做导演这件事上,宋晓峰是非常慎重的。虽然作为出品人的张云天早有让宋晓峰自导自演的意思,但宋晓峰对导戏这件事一直是拒绝的,直到开机几天后,大家都认为宋晓峰对角色的理解力、对剧情的控制力,已经没有人别他研究得更深入,才最终同意执导。

在张云天看来, 喜剧创作有一个难点,跟常规的项目创作不太一样。“不同的导演对喜剧本身的包袱和笑点理解度都不一样,演员的表演风格、台词风格也不一样。以往我们做喜剧过程当中遇到过多次,编剧写完,换了几个导演,每个导演对喜剧包袱点的理解不一样,又换了几位演员,最后呈现出了多种变换组合方式,导致项目跟我们最开始想要的片子的调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所以为了不走样,我们这次从导演到演员都是一个人,整体上一气呵成。”

这也是张云天之所以执意要让宋晓峰做导演的最重要的原因。从剧本源头到真正上映,一开始就是量身定制,宋晓峰从前到后都深度参与,这就避免了整个项目因为来回修改而失去了本来面目。

作为首部自导自演的作品,宋晓峰在影片中倾注了大量的心血。片中很多喜剧包袱都是宋晓峰依靠多年喜剧表演经验,现场升级添加的,比如:浴室里涂上沐浴液滑出去的桥段。

因有着丰富的喜剧表演经验,再加上平时生活中对素材的日积月累,宋晓峰习惯于把很多生活体验融入喜剧创作,所以在执导喜剧这块,宋晓峰其实有着天然的优势和喜感。

从呈现的效果来看,《让我过过瘾》是典型的宋式喜剧,依然是土生土长的东北故事,演的仍然是社会底层小人物。整部影片不矫情不浮夸,不管是“中年废柴”的人物设定,还是中彩票之后的逆袭人生,都十分的亲民化、接地气,宋晓峰独特的风格在影片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,而且整体风格一而贯之。最终成片,宋晓峰看了6次哭了6次。宋晓峰的全情投入,让整部影片有一种深入人心的细腻,也让影片拥有了穿透屏幕的感染力。

更重要的是,整部影片不仅将穷人乍富的心态变化表现得淋漓尽致,还解构了荒诞的中国丧式“中年危机”,探讨了人到中年、婚姻关系等现实话题,这在网络电影里显得尤为可贵。

娱乐属性与现实表达兼备,《让我过过瘾》不止于搞笑

在张云天看来,好笑是一部喜剧的基础,但从来都不是全部。

这几年网络电影里喜剧作品其实并不少,但不得不承认,大多数都流于低俗,或者只是段子式的搞笑,为了搞笑而搞笑。尤其在网络电影发展初期,东北喜剧题材以短平快的节奏和直截了当的刺激赢得了部分受众。这也让喜剧创作走进了一个死胡同,或反复照搬经典,或只是无脑堆砌,或落入低级趣味。而真正好的喜剧应该是雅俗共赏,在笑料十足的同时,让人感受世间百态和人情冷暖。《让我过过瘾》正是这样的作品。

“我希望能把喜剧往扎实了写,能贴近生活,越落地越好。”谈起《让我过过瘾》的创作,张云天多次提到一个词 ——“表达”。

“东北喜剧不一定非要去挠痒痒地搞笑,也可以贴近现实、有所表达,我觉得这是东北喜剧的一个很好的创作走向。” 在张云天看来,文艺作品应该拥有一种魅力或者属性,让人有所反思、有所回味。

所以,《让我过过瘾》一个明显的进步就是,不再以强行“咯吱人”的方式来“逗笑”观众,而是力图让人们能发自情感深处的“会心一笑”。这也正是《让我过过瘾》的难能可贵之处,影片里的笑点有时候也没那么显山露水,而是包藏到了那些细碎的台词和看似不经意的动作里面,这是一种人物性格从里到外的自然流露,也值得观众从外到内地去细细揣摩。

而且《让我过过瘾》并未停留在粗浅层面。在《让我过过瘾》中,我们看到抖包袱、藏笑点、塑人物,相比以往作品,格调明显提升了许多。当宋晓峰饰演的李乔放弃3000万巨额奖金,而回归家庭的时候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并为之感动落泪。

“喜剧不一定真的要去‘耍’,耍这个词可能用的有点过。耍就是故意特意的努力的想去卖笑,但是喜剧,写好了也可以让人哭,哭是为什么?因为有共鸣了,因为我们走入剧情、进入角色了,喜剧让人哈哈笑并不难,通过一个小段子就可以让人笑,但是难点是什么?当观众看完了关上,他坐一会儿想一会儿,他可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……我不敢说好作品的表现一定是这样的,但是最起码它是一个及格的文化产品。喜剧很多情况下是讽刺,如果一部喜剧让大家开怀一笑的同时还能有所思考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过去网络电影一直被视为七夕情书网产品,但在张云天的观点里,网络电影不应该只是追求视觉体验,喜剧也不应该一味追求笑点,而应该有创作者的态度和价值观在里面。电影是需要赚钱的,但也应该有所表达。

“一个很好的创作风向是,喜剧从夸张、荒谬,整个都是比较飞的那种形式,到现在慢慢的开始落地,开始接地气,开始贴近生活,这是一个东北喜剧近年来很好的一个转变。”在这种转变中,《让我过过瘾》无疑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。

《让我过过瘾》中同样充满了东北喜剧特有的“戏谑”,但难能可贵的是这种“戏谑”并没有凌驾于价值观之上,这就既保证了影片的娱乐性,也避免了价值观跑偏,而造成纯搞笑的“文化空壳”。

或许好的喜剧就是这样,在欢笑中包裹着现实思考,既可以用“笑”来娱乐观众,也可以用“笑”来引发观众对生活、婚姻与人性的种种思考。就像《让我过过瘾》一样,可以让观众在笑声中透视人生。

从古装奇幻到喜剧厂牌,智盛联合构建喜剧新业态

事实上,作为网生内容行业的原生土著,张云天和他的智盛联合此前已经出品了《天剑修仙传》《大天蓬》《狄仁杰之深海龙宫》等爆款网络电影,成绩卓著。但从2020年开始,张云天有意识地向喜剧赛道加码布局。

为了做好喜剧,张云天把各大网站历年排名前20的影片都看过。喜剧类型有,但是数量很少,因为相比其他题材,喜剧有着较高的创作门槛。

事实上,张云天已经摸索出了一套喜剧的创作方法论,而且这套理念贯穿于《让我过过瘾》的整部影片。

在张云天的观点里,喜剧首先要先选跑道,即先选题材,比如红色喜剧、扶贫喜剧;其次是塑造人物。比如,《让我过过瘾》选的人物就是一个中年的loser,生活里身边有很多这样的小人物,因为彩票改变了他的生活;再就是剧本,虽说所有的题材都需要扎实的剧本。但是除了基本的剧作功底以外,任何一个好的喜剧本都要有个大梁子,这个大梁子就是主设定,主设定好玩了包袱才能好玩。那么《让我过过瘾》的大梁子是什么?一张彩票,导致他想跟过往的厉害的“母老虎”赶快分开,想追求自己所谓的向往的美好生活,但是中间是什么呢?阴差阳错,每每不得成;另外就是演员,喜剧演员每个人的表演风格往往各成一派,同样的剧本,同样的包袱,不同的演员呈现出来的化学反应也各不相同。这些因素累加,既形成了喜剧的独特性,也影响着喜剧的创造门槛。